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

您好。我是行舟。
一无是处的老咸鱼,真三国无双坑里安心潜着,喜欢延岱乐李和合肥组,喜欢泰权丕权和昭禅,但是游戏没打多少史书没看几页,一心想着产粮毛线都做不出来,野心十足努力不够,正在努力点亮绘画技能,天天只会表白会画画会写文的太太。
三国圈最爱刘封。还喜欢合肥组。
开宝圈已经淡了可能会回来!!吃花粗他们是天使!!
语c淡圈一颗渣滓。
不说了我还有个太太没给打call呢。待会儿再聊啊。

大概是一堆乱炖的小段子【马岱中心(可能)。

#某人脑子有问题的产物。
#真的。紧张极。
#把上次无脑段子稍作修改更加无脑。
#无双人设欢乐向?(。
#好像含有马赵以及延岱。

#全文gay里gay气全是雷慎入。
#满屏bug慎入。
#角色崩坏ooc辣眼慎入。

#请准备墨镜,并熟记急救电话。

————我是一点都不稳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
1.
自打马超投奔刘备以来啊,就独得刘备麾下名将赵云恩宠。他劝赵将军要雨露均沾,可是赵将军不听,就宠他,就宠他。
【换剧本。x
自从马超将军投奔刘备大人以来,赵云对他就赏识得不得了。
喜欢得不得了。
每天的活儿就是吃饭睡觉练兵练武带孩子(x)找马超。
然后他想方设法和马超搭讪,其实只是扯扯小事儿趣事儿,比如说阿斗今天又被摔了,之类。
并且每时每刻收到对方亲爱的从弟马岱的无数眼刀。

2.
其实马岱不是兄控,或者说没那么严重。
但马超是弟控这件事大家都是明了的。(等等
终于有一天马岱不给兄嫂发眼刀了。
少主本来就够亮够闪了,阳光下简直一大火球,十里开外都看得见。马岱想。
现在他旁边还站一男的。就这么找媳妇儿了真的不跟我说一声吗……。
马岱双手撑着脑袋思索着。
终于他想到了办法。
他戴上了墨镜。

3.
几天后,阳光明媚。
马超戴好一出门就能瞎眼的头盔:“岱,你去干什么?”
“啊……想去拜访一下魏延魏将军。听说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猛将啊。”马岱揉了下眼睛便整理装束。
“……”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收拾衣装的从弟,摸着下巴。
“少主快收回你奇怪的眼神啊啊啊!”

4.
于是马岱见到了魏延。
“魏延将军真是个厉害的人啊。”马岱回来后碰见了自家少主。
“但是我看见了你眼睛里的小星星——赶紧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!”
马超抓住马岱肩膀使劲摇晃着。半晌才放下来,他已经快被摇得口吐白沫了。
一旁的赵云擦着汗想孟起也像是一个小孩子呢。
第二天,马岱连墨镜都摘了。
他已经不需要这玩意儿挡住刺眼的二人。
……他大概也开始刺人眼了。

5.
因为以后,马岱天天粘着魏延。
魏延是个少言寡语且十分神秘的人。大家捉摸不透他的心思,也不知道他的真正长相。
有传言说他从来没有摘过面具,他的面具已经和脸长为一体了。
——但这不妨碍每天马超看着自己时复杂的眼神,赵云说这是一种“卧槽我弟就是被那个古怪的家伙拐走了”和“卧槽岱这次终于要嫁人啦嘿嘿嘿嘿嘿嘿”融合的又气又喜的迷之心情。
“文长——!文长,我看看你的脸长啥样可以吗!”一次,马岱贼认真地看着魏延说。
“……”沉默着。
“你你你说话呀!”
“……不……”
“我知道了——你不愿意摘面具,是不是因为长了张萝莉脸啊!”
马岱呲着牙笑得开朗,挠了挠后脑勺,却立刻摆出一副“可把自己给牛逼坏了叉会儿腰”的动作。

6.
后来马岱哭哭唧唧地找马超说他被打了。x

7.
赵云不喜欢马岱叫他嫂子或者少夫人。
魏延也不喜欢……
……
等下……世界上哪有弟夫这种说法啊!!!
魏延又瞥了一眼得意地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后的孩子一样的马超,暗想这兄弟俩真是一个样儿。

马岱:“哈哈哈哈少主你真是……。……为什么不是叫弟媳妇啊?”

8.
当马超犯中二的时候马岱也会精神失常。
比如说搁战场上厮杀。

战乱的年代少不了杀戮。
杀戮就是豪无人性可言的。
当腥臭的血液和内脏铺开一条棕红色的路,当敌我双方士兵将领的喊叫哀嚎震动耳膜,当战马发出刺耳怒号并踏在尸体上奔跑时,多数人都会感到绝望吧。
……那使人恶心,胃里翻腾的感觉让人不想多看哪怕一眼。
但是一看见马超将军杀敌时英勇无比的姿态兵卒们就有了士气。
那显眼的金色身影晃动着,随着长枪挥舞的动作大吼着被称为口令的东西:
“die!die!die!!!”
赵云将军挥着龙枪也喊了起来:
“带!带!带!!!”
季汉军,破敌。

9.
“我说……您俩为什么打个仗还要跟不会累似地使劲叫我!!?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好好打仗啊!”马岱边包扎伤口边委屈极地抱怨道。
“???”
“特别是你啊少主!!!”
“岱……?怎么了?没有叫你的名字!”
赵云:“……”
“啊啊啊啊够啦!!!!!”仰天长啸。

10.
马岱生无可恋脸坐在墙角。摊上这样一个傻大哥,真想一头撞死。
魏延走到一边沉默了许久,见马岱没有起来的意思便拍拍他的肩。
马岱一被碰到立刻拽住人胳膊开始止不住地吐苦水(x):“呜呜呜辛亏文长你没和少主一个样!一言不合去死吧死吧死吧的!!否则我就真的撞墙啦!!!少主真是脑子转不过弯儿啊……!!”
“我……说话……都知道……不方便……”魏延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。
“喔。”
马岱把脑袋别过去流下两行血泪。

11.
“刘备大人晨安!”
刘备转头看见正在用毛笔蘸清水的马岱带着一贯阳光的笑容。
“啊,晨安。要做什么呢。”
“想在地上画个马超将军。”
寒暄几句刘备便离开了。
马岱攥着毛笔安静半天没有任何动作,当太阳从东方跃上天空,给大地镀上金光时他终于在地上勾画几笔转身而去。
途中遇见马超,马岱却是笑得停不下来,连个招呼都没打。马超疑惑地嘀咕着他是不是脑子又抽了。
“报!马将军,地上有个可疑的潦草人影酷似您!”来自某不知情小兵的关怀。
马超一愣,跟着小兵快步走,途中他想起刚刚走过时马岱可疑的笑。

已经快被晾干了的作品旁边龙飞凤舞地隐约写着“傻子”两个字。

12.
“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阁下的手下兼兄弟,也是现在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“那要怎么办!我现在真的很气!再不治治他他会一直这个样子!”
“打一顿?”和善地思考。
“……”
“这总不……在下话还没说完您别走!孟起!快回来!!!”

13.
“我觉得少主那个家伙会打死我的。”
“你……作死……不好。”
“喔。”马式冷漠。

14.
马·作大死·专业坑兄·沉迷黑队友无法自拔·岱差点被自己的兄长装到麻袋里摔死,辛亏赵云及时出现救了他一条命。

15.
“法正军师!我现在真的没空理您!”
路过的刘备看见军师追着武将跑表示今天的季汉依然和谐。:D
法正把抹布(x)呼在马岱脸上同意他的说法。

马岱:“扯淡!!!”

tbc(?

#再次致歉。
#我好紧张啊……?

评论(9)

热度(30)